wracked by guilt and crackling with power

去冬山

走吧

   

你把好的坏的有的没的变成一首歌儿
每天晚上唱给我听
夜幕黏嗒嗒的  你的歌声也是
星星睡了 我也是
后来它们醒了 
但我没有

不想把自己变成个傻子  却来得彻头彻尾
说着要在失落的时候死去
可还要多少想去的地方没去
多少注定遇见的人没有遇见
多少要吻的唇没吻
多少期待的星夜日出没有眷恋

始终相信生活亦或是生命是美好的
就算是现在的也是

用情绪浇灌情绪
即使痛苦也是普蓝溶在佐油里最好看的一笔。

可偏偏把自己的敏感亦或是其他伸出爪的掖着藏着   不想矫情
可偏偏纵容错过   理由充足

刀与星辰被洗掉  仿佛从没存在过
在孤寂中寻求存在  是用伤痕证明的
分崩离析

你是个战士  我也是
战胜不了人心的复杂
任何一种熟稔和陌生都可以置我于混沌
过去你喜欢  可我不了

我跪祈大雨停歇  平和或许更是恰好

天亮的时候   记得
把眺望的目光从夜空中收回
把寒夜的潮汽捋成一滴水珠从发梢抖落

那些黑夜里发生的故事要分别处理
温暖的要做成念珠挂在脖上
阴冷的做成枝上的花蕾等待阳光催发

还要记得培上一坯音符的土壞
所有的忧伤就留在身后那颗古树下吧
记得带上树上那只失语的夜莺

 
天亮的时候

 我要来接你

评论
热度(1)

© Quetin昆汀 | Powered by LOFTER